把我的政宇还给我

把我的政宇还给我  第1张

把我的政宇还给我漫画简介:政宇跟着被自己治好了腿伤的鸽子走到了学校的后方.在那里遇见了天使一般的自己的理想型郑海仁,正在睡午觉.

将海仁视作自己的命运一般靠近的政宇.但是当得知海仁的理想型是与自己正相反的‘狂攻’后政宇十分伤心.他自此下定决心要成为一个完美的狂攻成为海仁的理想型…

8年后在书店再会的两人.想要成为狂攻的政宇和想要原来的政宇回来的海仁的攻防战现在开始.

把我的政宇还给我  第2张

把我的政宇还给我  第3张

把我的政宇还给我  第4张

把我的政宇还给我  第5张

把我的政宇还给我  第6张

把我的政宇还给我  第7张

把我的政宇还给我  第8张

把我的政宇还给我  第9张

把我的政宇还给我  第10张

把我的政宇还给我  第11张

把我的政宇还给我  第12张

把我的政宇还给我  第13张

把我的政宇还给我  第14张

把我的政宇还给我  第15张

把我的政宇还给我  第16张

把我的政宇还给我  第17张

把我的政宇还给我  第18张

他的几部小说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故事新奇,情节动人,语言清雅,乡土味浓。小说就是讲故事,故事讲得好孬,直接关系到这部小说的成功与否。纵观陈老先生的这些作品,故事一个串起一个,情节一环紧扣一环,高潮一个迭着一个,而且是非常的清新,非常的奇异,没有一点斧凿的痕迹。这与其生活在农村时常讲故事不无关系。他最近与我说起,年轻时务农那阵子,一次他同社员们去拔秧,因秧根扎得特别牢,故而拔得十分艰难,初一一根月半一根的费心费力。队长没有办法了,叫他讲故事来调动大伙拔秧的积极性。老陈果然不负众望,故事讲了一段又一段。原先记着的故事讲完了,就编起故事讲,一直讲了三四天。社员们都被故事牢牢地吸引住了,哪里还觉得厌腻!故事没讲完,秧倒拔好了。可见老陈故事的力量。小说是语言的艺术。老陈从小生活在农村,田畈野话听得多,而且记得牢,现在用在自己的小说里,就有了画龙点睛的作用。我们读他的小说,游走在他的文字里,俗话俚语唾手可拾,群众语言迎面而扑,犹如一股清风徐徐拂来,怡情怡心。

今年他已经86岁了,但头脑依然灵敏,身板依然硬朗,谈吐依然自若,依然没有停止笔耕。目前他还有两部长篇小说已经脱稿,一部是《遗孀传奇》,另一部是《激战鲤鱼滩》,想在不久的将来我们能够如愿以偿地读到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