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死进行时漫画第11章缩小版廷佑

社死进行时漫画第11章缩小版廷佑  第1张

社死进行时漫画第11章缩小版廷佑

社死进行时漫画第11章缩小版廷佑  第2张

社死进行时漫画第11章缩小版廷佑  第3张

社死进行时漫画第11章缩小版廷佑  第4张

社死进行时漫画第11章缩小版廷佑  第5张

社死进行时漫画第11章缩小版廷佑  第6张

社死进行时漫画第11章缩小版廷佑  第7张

社死进行时漫画第11章缩小版廷佑  第8张

社死进行时漫画第11章缩小版廷佑  第9张

社死进行时漫画第11章缩小版廷佑  第10张

社死进行时漫画第11章缩小版廷佑  第11张

社死进行时漫画第11章缩小版廷佑  第12张

即使能做到开一个画展,鞠躬作揖地请什么名流政要来剪彩,参观的人并不一定懂得画家要表达的东西,那便要向他们解释意图。画要人家来买,巴结庸俗的有钱人,赞美他们浅薄的看法,同意他们无理的批评,忍受他们作呕的态度,这一来,艺术是不是已经变了质呢?
  
  成了名,作品上又要求突破,要求走入一个新的阶段,这是多难的事?求新要不断地吸收,吸收多了变成抄袭的例子也不少。就算给你想出一些新意,但这新意是否会被人接受?那是大问题。
  
  突破成功,过了几年,又需要另一个突破,是否能一直保持在高峰的水准?新的一代已经挤出头来,不能持久等于艺术生命的夭逝。
  
  不单是画家,所有做艺术工作的人都有这种苦恼。如果走上这条路,就要选择。最重要的还是,先对得起自己。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