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死进行时漫画第10章我的心脏!

社死进行时漫画第10章我的心脏!  第1张

社死进行时漫画第10章我的心脏!

社死进行时漫画第10章我的心脏!  第2张

社死进行时漫画第10章我的心脏!  第3张

社死进行时漫画第10章我的心脏!  第4张

社死进行时漫画第10章我的心脏!  第5张

社死进行时漫画第10章我的心脏!  第6张

社死进行时漫画第10章我的心脏!  第7张

社死进行时漫画第10章我的心脏!  第8张

社死进行时漫画第10章我的心脏!  第9张

社死进行时漫画第10章我的心脏!  第10张

社死进行时漫画第10章我的心脏!  第11张

 世界上有两种艺术:一种像凡·高,默默耕耘,潦倒穷死也不打紧;一种像达利,拼命宣传自己,名利双收。
  
  凡·高的画是不朽的,但是达利也能在绘画历史上占重要的一席。前者的艺术创作在痛苦中产生,后者却吃喝玩乐。两个人截然不同,喜欢哪一种,见仁见智。
  
  做一个艺术家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从学会画,就拼命地挣扎,想自己的作品走出一种独立的风格,要这风格被大众接受,才能成名。
  
  在成名之前這段过程就要人的老命。画没有人赏识就没有人买,没有人买就没有面包。一两个月挨过去,一两年也忍了,后来竟有无穷无尽的等待。那时,自己的信心经不经得起考验?以为就此一生默默而终,半途作废的人不计其数。成功的例子被举之前,已有多少个失败者。
  
  过程之中,又有多少艺术家开始变成商人。他们要游说投资的画商,要收买刻薄的批评家,要排挤朋友亲人而让自己的画有多一点机会成功,这真是太可怕了。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