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驯服的虎漫画第121章:唯一的答案

被驯服的虎漫画第121章:唯一的答案  第1张

被驯服的虎漫画第121章:唯一的答案  第2张

被驯服的虎漫画第121章:唯一的答案  第3张

被驯服的虎漫画第121章:唯一的答案  第4张

被驯服的虎漫画第121章:唯一的答案  第5张

被驯服的虎漫画第121章:唯一的答案  第6张

被驯服的虎漫画第121章:唯一的答案  第7张

被驯服的虎漫画第121章:唯一的答案  第8张

被驯服的虎漫画第121章:唯一的答案  第9张

被驯服的虎漫画第121章:唯一的答案  第10张

被驯服的虎漫画第121章:唯一的答案  第11张

被驯服的虎漫画第121章:唯一的答案  第12张

被驯服的虎漫画第121章:唯一的答案  第13张

被驯服的虎漫画第121章:唯一的答案  第14张

被驯服的虎漫画第121章:唯一的答案  第15张

被驯服的虎漫画第121章:唯一的答案  第16张

被驯服的虎漫画第121章:唯一的答案  第17张

被驯服的虎漫画第121章:唯一的答案  第18张

被驯服的虎漫画第121章:唯一的答案  第19张

拉白糖也是童年年前的盛大仪式,一般在饭后。因为需要相当大的力气,所以一定要请村里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一根铁棒楔入屋内的木柱中,打糖器手持两根粗短的木棍,在铁柱周围反复扭动拉扯慢慢落下的糖浆,越来越长。糖果块不时被砸到柱子上,先是像打毛线,然后像拉面。大家轮流玩,淡黄色的糖水总是被打成白色的糖块,再用剪刀剪成寸寸,就变得好吃了。孩子们不仅喜欢糖的甜味,也喜欢打糖的庆祝活动,享受这个节日的热闹。比起做年糕拉糖的集体狂欢,炸豆腐更像是一种私人享受。踩着小凳子,躺在炉边,我看着妈妈轻轻地把切成小方块的白豆腐放进滚烫的油里。不一会儿,白豆腐体膨胀起来,变得又空又大,颜色也变得金黄。放一个在手边的酱油碗里蘸一下。外皮酥脆,内里软嫩,鲜咸香,回味悠长。一口气能吃二三十个。当我们还是孩子的时候,我们仍然生活在贫困和物质匮乏之中。这么多年过去了,大部分想到的年味都是食物的味道。虽然贫穷,却拥有纯粹的快乐;虽然稀少,却有味蕾盛宴!我真的很怀念我的童年!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