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贤洗衣店

大贤洗衣店  第1张

大贤洗衣店漫画简介:被委派到乡村的巡警马英太,因为无法再继续他那yin乱的生活而大受打击。周围只有老爷爷老奶奶。唯一的同龄人是洗衣店家的儿子徐大贤,因为他的外貌太过平凡所以对他不感兴趣...嗯?但是怎么回事...这家伙...竟然拿着别人的衣服在做那种事情?

大贤洗衣店  第2张

大贤洗衣店  第3张

大贤洗衣店  第4张

大贤洗衣店  第5张

大贤洗衣店  第6张

大贤洗衣店  第7张

大贤洗衣店  第8张

大贤洗衣店  第9张

大贤洗衣店  第10张

大贤洗衣店  第11张

大贤洗衣店  第12张

大贤洗衣店  第13张

大贤洗衣店  第14张

“遍身松花黄,在碧绿的荷叶下蹒跚地走着,啄食着……”翻开著名文学家鲁迅先生著的《阿长与〈山海经〉》,我的目光便被书中《鸭的喜剧》深深地吸引住了。

俄国盲诗人爱罗先珂到北京旅居不久,便犯起了乡愁。“寂寞呀,寂寞呀,在沙漠上似的寂寞呀!”繁华的北京在他心里是荒凉的沙漠,没有昆虫吟叫,没有嘶嘶蛇鸣……为此,爱罗先珂买了四只遍身松花黄的小鸭子。它们在荷花池中游泳,拍翅子,“鸭鸭”地叫……

读到这里,我仿佛看见那四只小鸭子正摇摇摆摆地向我走来。走着,走着,鸭子不知道哪里去了,变成了两只在笼子里踩着轮子狂奔的仓鼠。

仓鼠是妈妈从菜场买来的。每天上学前,我都要给仓鼠放好足够的粮食和水;放学回家,我也常常得到它们的热烈欢迎——一只在轮子上飞快地奔跑,另一只吱吱地唱着歌练习攀爬。

有一天回家,我发现“别墅”空荡荡的,主人却不见了踪影。原来小仓鼠从我没关紧的门缝里溜走了。爸爸妈妈和我一起找,桌下、沙发下、床下……都没有。妈妈想了想,说:“仓鼠属于鼠类,估计白天是不会出来的,晚上再等等看。”仓鼠溜出笼子吃什么啊?不会饿坏了吧?我连忙把他们爱吃的食物放进笼子里。

晚上,我们早早地熄了灯。正当我等得快睡着的时候,妈妈拍拍我的肩膀:“洋洋,仓鼠回来啦。”我一骨碌爬起来。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